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普拜会”前 俄媒细数俄美六大分歧

“普拜会”前 俄媒细数俄美六大分歧

时间:2021-06-03 19:06:33 来源:半步沧桑 浏览次数:74 我来说两句(0) 字号: T T

原标题:“普拜会”前,俄媒细数俄美六大分歧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6月1日发表俄罗斯财经大学副教授格沃尔格·米尔扎扬的一篇文章,谈及横亘于普京与拜登会晤前的俄美主要分歧。全文摘编如下:

在两周后将拉开帷幕的普京与拜登的会晤上,“美俄两国的议事日程并不一致”,俄罗斯外交部如此勾勒两位领导人谈判期间或将遭遇的问题。究竟哪些议程存在分歧?华盛顿和莫斯科会向对方提出何种要求?在哪些问题上有机会达成共识?

分歧一:乌克兰问题

俄罗斯的立场其实相当灵活。最低目标是冻结冲突、防止升级。美国必须对乌克兰政府加以约束,禁止后者以战争来威胁两个自封的“人民共和国”,让基辅明确意识到加入北约是没有可能的。最高目标则是与美国人签署一揽子协定,明确在乌的游戏规则,携手迫使基辅履行明斯克协议、在乌实行联邦制,将之变成“国门敞开的国家”,大国便可在其境内文明竞争。

然而,美国不会认同俄方的最低目标。理由冠冕堂皇,“乌克兰乃主权国家,有权从事它想做的一切”。事实上,美国将乌克兰视为一个病灶不断转移的恶性肿瘤,将动荡向周边地区即俄罗斯和欧盟输出。形势越动荡,对美国人越有利。

分歧二:欧洲问题

多年来,俄罗斯一直向美国人提出夯实欧洲安全的切实手段,其中包括构建统一安全空间,将俄纳入其中,即所谓的“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构想。在该空间内,莫斯科与西方将彼此合作,共同防范一切外来威胁。对俄而言欧盟是重要的邻居、最大的贸易伙伴、技术创新的关键来源。

然而,美国并不认同俄罗斯的观点。华盛顿在欧洲方向的主要目标是加剧俄与欧盟的冲突,阻断任意一个俄欧合作项目。因为布鲁塞尔对俄越亲近,欧盟各国的精英们就会愈加质疑延续对美附庸依赖关系的合理性。

分歧三:中国问题

针对美方对中国的担忧,俄罗斯提出了解决建议。该建议非常简单易懂,中美双方应彼此尊重主权,不要互相发动信息、经济和人权战,而是在国际法框架内文明竞争。

但这一态度无法令华盛顿满意。对华盛顿而言,最低目标是莫斯科放弃与北京的所有战略项目,最高目标是拉俄罗斯加入美国的反华计划。俄罗斯自然会问:“我们这样做会得到什么?”美国只可能给出如下答案:“不实施新制裁,至少在某段时期内。”

分歧四:伊朗和叙利亚问题

围绕伊朗问题的讨论,美国陷入了死胡同,它试图改正特朗普的错误,恢复与德黑兰的核协议,以此来给伊朗的核计划发展踩刹车。然而,近年来西方与德黑兰的关系严重恶化,在数周后即将开锣的伊朗总统选举,保守派候选人胜券在握。所以,美国需要紧急提升自己的谈判筹码,想让俄罗斯助自己一臂之力。

但莫斯科既不打算参与对伊朗的制裁施压,也不愿帮美国强迫伊朗重新签署对美有利的核协议。没人愿意为了驰援美国而跟伊朗闹翻,哪怕是有偿的,更何况新协议达成后或许不会收到任何回报。

俄美在叙利亚问题上存在共同诉求,如推行宪政改革、在此实现所有大国利益的平衡。然而,要将共同诉求转化为一致立场,俄美之间的信任太匮乏,而驻扎在叙利亚境内的美军士兵的数量又太多。

分歧五:所谓俄罗斯干预美国及欧盟内政

美国当然清楚,插手内政这事从未发生过,也未在进行当中。俄罗斯没给英国公民投毒,也没制造捷克和保加利亚军火库爆炸案,更未将特朗普送上美国权力之巅,并未发动对重要设施的黑客攻击。莫斯科没有败坏西方疫苗的名声,也没给美国及欧盟内部左派思潮的高涨煽风点火。然而,华盛顿非常需要莫斯科“认罪”,哪怕只是认领其中的某些指控。

然而,俄罗斯并不打算代人受过,甚至不允许在会后宣言出现哪怕些许的暗示。因为这意味着违背了本国外交政策中最重要的原则,即尊重他国主权。

分歧六:美国对俄罗斯事务的干预

拜登倒是希望就一系列问题与普京展开讨论,克里米亚、纳瓦利内、俄议会选举……一边讨论,一边指手画脚,告诉莫斯科在上述问题上该如何行事。

俄罗斯已不止一次提过,不打算跟任何国家讨论本国内部事务。然而,从俄罗斯副外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有关“一贯做好回应任何问题”的表述以及清醒的理性出发,不难窥见俄罗斯打算讨论此类问题。

因此,克里姆林宫打算倾听美国何时且在何种情况下会承认克里米亚系俄领土,当然应当是无偿的。

的确,除去上述有争议之处外,还有其他领域,如反恐、核不扩散、核裁军等。在这些方面,美俄共识更多。然而,它们并非具象的,唯有在俄美关系大体正常化的框架之内,才可能展开高效合作。不过,只要莫斯科与华盛顿未能就紧迫而具体的问题同步议事日程,那么双边关系的正常化便无从谈起。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