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欣贺股份部分在建工程“失踪”,主品牌JORYA抽检质量不合格....

欣贺股份部分在建工程“失踪”,主品牌JORYA抽检质量不合格

时间:2021-06-11 17:22:14 来源:倾倾心语 浏览次数:27 我来说两句(0) 字号: T T

投资研报

【王牌研报】走出“舒适区”,寻找高增速!“小而美”的精品公司,充分受益政策利好,业绩增长走上快车道

【硬核研报】重磅,全国碳市场月内将上线!碳排放权配额加速收紧,短期价格有望提升!行业刚性扩容背景下应该这样布局

“热玛吉、光子嫩肤”爆火,行业先行者两月涨5倍?坐拥确定性最高的医美细分赛道,五大龙头已提前布局“卖铲生意”

重磅突发:浙江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本地上市公司或受益

欣贺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中高端女装的设计、生产和销售业务,于2020年10月26日正式挂牌深交所。近日,欣贺股份披露了2020年年度报告,也是公司上市后的首份年报。

据年报披露,2020年,欣贺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8.33亿元,同比下滑6.72%;归母净利润为1.78亿元,同比下滑26.41%;扣非归母净利润为1.73亿元,同比下滑27.03%。

除了业绩下滑以外,欣贺股份的产品质量、信披质量均值得关注。2020年,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抽检发现,公司生产的JORYA连衣裙质量不合格,而公司天猫平台的退货率高达56%,也明显高于同行。信息披露方面,欣贺股份年报披露的在建工程转固情况存在疑问,2019年销售量也和招股书披露不一致。

另外,据裁判文书披露,欣贺股份曾在2015年邀请业绩排名靠前的代理商优先认购公司内部股票,但前期认购时需要以订货的名义进行。

主品牌JORYA质量抽检不合格,天猫平台退货率达56%

据欣贺股份披露,公司主营JORYA、JORYA weekend、恩曼琳、GIVH SHYH、CAROLINE、AIVEI和QDA七个自主品牌女装的设计、生产和销售业务。其中,主品牌JORYA是目前国内自主高端女装的知名品牌之一,目标客户群为社会、文化、艺术、商业领域的精英、名媛,主要产品价格带为2580-16800元。

然而,如此定位的高端女装却面临质量抽检不合格的尴尬。据广州市人民政府披露,2020年第三季度,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成人服装产品质量进行了监督抽查。经检验,欣贺股份生产的JORYA连衣裙不符合国家标准要求,不合格项目为耐湿摩擦色牢度。

欣贺股份部分在建工程“失踪”,主品牌JORYA抽检质量不合格

资料来源:广州市人民政府

据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介绍,色牢度差的服装在使用过程中,其染料容易脱落和褪色,影响美观,且脱落的染料分子或重金属离子可能通过皮肤被人体吸收而危害健康。服装生产企业采购面料时如未对面料色牢度按相应产品标准的要求进行严格把关,则可能会导致服装成品的色牢度不合格。

不过,欣贺股份并没有在公告及定期报告中披露上述产品抽检不合格的事项,而是在年报中表示,公司一直重视产品的质量控制,严格执行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对供应商甄选、原材料采购、产品自主生产及外协生产,均制定了严谨的品质控制制度、质量标准及采购标准。

除了线下产品质量不合格以外,欣贺股份线上销售的退货率也明显高于同行。

据年报披露,2020年欣贺股份在天猫平台的交易金额为2.18亿元,退货率高达56%。而据其他纺织服装行业上市公司的2020年年报显示,ST步森的天猫、京东平台退货率分别为21.70%、14%,乔治白的淘宝、京东平台退货率分别为33%、31%,森马服饰的天猫平台退货率为30.85%,报喜鸟的淘系平台退货率为40%。

欣贺股份部分在建工程“失踪”,主品牌JORYA抽检质量不合格

资料来源:欣贺股份2020年年度报告

在建工程“失踪”,年报销量和招股书“打架”

我们研究发现,欣贺股份年报披露的在建工程转固情况存在疑问,2019年销售量也和招股书披露不一致。

据年报披露,2020年公司固定资产账面原值增加了22716万元,其中22416.62万元系由在建工程转入。而“重要在建工程项目本期变动情况”显示,生产物流中心、物流中心自动化仓库本期转入固定资产的金额分别为20059.18万元、2357.44万元,合计22416.62万元。可见,公司2020年转固的在建工程余额均来自上述两个项目。

欣贺股份部分在建工程“失踪”,主品牌JORYA抽检质量不合格

资料来源:欣贺股份2020年年度报告

不过,“在建工程情况”显示,截至2020年末,店铺装修项目的在建工程余额为34.95万元,较期初减少29.44万元。由于公司2020年转固的在建工程余额全部来自生产物流中心、物流中心自动化仓库项目,因此店铺装修项目减少的在建工程并没有转入固定资产,那么这部分在建工程被记到哪里去了?

欣贺股份部分在建工程“失踪”,主品牌JORYA抽检质量不合格

资料来源:欣贺股份2020年年度报告

销量方面,据年报显示,2020年欣贺股份的女装服饰生产量为206.87万件,销售量为248.97万件,2019年的生产量、销售量分别为274.07万件、211.89万件。而据招股书披露,公司主要产品的2019年产量仍为274.07万件,销量却成了209.25万件。

由于年报和招股书披露的2019年产量完全相同,可见其统计口径一致,但销量为何相差2.64万件?

欣贺股份部分在建工程“失踪”,主品牌JORYA抽检质量不合格

资料来源:欣贺股份2020年年度报告

欣贺股份部分在建工程“失踪”,主品牌JORYA抽检质量不合格

资料来源:欣贺股份招股说明书

此外,欣贺股份招股书披露的信息也存在问题。

据悉,欣贺股份通过天猫、唯品会等电子商务平台进行线上销售。2020年上半年,公司在天猫、淘宝、京东平台实现销售收入8776.83万元,其中,消费金额在3000-5000元的客户ID数量为3704个,合计消费金额为1089.85万元。

欣贺股份部分在建工程“失踪”,主品牌JORYA抽检质量不合格

资料来源:欣贺股份招股书

然而,若按3000元的消费金额统计下限计算,3704名客户的合计消费金额应至少为1111.20万元,而欣贺股份披露的订单消费金额却为1089.85万元,并未达到这一最低金额。

曾邀请代理商入股,但需以订货为名

欣贺股份的上市之旅早在2013年就已开启。2013年8月,公司开始接受上市辅导,并在2014年5月首次报送招股说明书。据裁判文书网披露,欣贺股份在筹备上市的过程中,曾邀请代理商以订货为名认购公司股份。

据晋01民终4596号民事判决书显示,上诉人王某诉称,2015年1月,王某代表太原市爱时服饰有限公司参加欣贺股份的订货会,欣贺股份在会上宣布,业绩排名前八的代理商有资格享有上市优先认购内部股票的权利,前期认购时需要以订货之名义进行。被上诉人杨某听到此信息后,申请同爱时服饰共同出资以享受优先认购权利。对于上述合作的真实性,杨某未提出异议。

2015年1月27日,爱时服饰委托芦毅梅以个人名义向欣贺股份汇入订货款500万元,先行垫付了部分出资款。但由于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5次会议未审核通过欣贺股份的首发申请,爱时服饰未实际投资欣贺股份的上市。

欣贺股份部分在建工程“失踪”,主品牌JORYA抽检质量不合格

资料来源:晋01民终4596号民事判决书

据招股书披露,爱时服饰曾为欣贺股份的经销商,实控人为卢毅梅。2017年3月、7月,爱时服饰经营的两家门店由经销门店转为管理商门店。

欣贺股份部分在建工程“失踪”,主品牌JORYA抽检质量不合格

资料来源:欣贺股份招股说明书

值得注意的是,爱时服饰曾在2019年12月出具《承诺函》,自称为欣贺股份的供应商。作为欣贺股份承认的经销商、管理商客户,爱时服饰又是如何充当供应商角色的?

欣贺股份部分在建工程“失踪”,主品牌JORYA抽检质量不合格

资料来源:晋01民终4596号民事判决书

欣贺股份部分在建工程“失踪”,主品牌JORYA抽检质量不合格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